船說

07-05 18:58   發表于 文學   閱讀 5053   回復 1
??船說

肖鐵樹 作于2021年7月5日

甲骨文(舟),船形走聲,但船不在商,周金文得見。已有刻舟求劍,何故船載已入?必定是商的甲骨周無用,改朝換代衍生別樣的文化革新。回想黃帝初始(前2717 -前2599年)、大禹立夏(前2089-前1982年),二千年華夏人文里程已奠碑。周朝(前11世紀-前256年)建碑第三個千年,“易”傳上古, “禮”開后世,王位三十,國祚八百,可謂承上啟下,禮行天下,定格中華文明五千年(包括洪水前上古年代)。

周的豐碑與船何干?

先來擺譜一下周的起源。據詩經《綿》書,古公亶父“自西徂東,周爰執事。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繩則直,縮版以載,作廟翼翼。”周的先輩從西夷東遷而來,定居周原(今陜西境內),修城建邑,設司空治水、司徒治安,立公義法規、制衡準則,施祭祀、行敬拜,周部落顯為禮儀之邦,行事為人不同于商。至第三代,周人歸化商國,姬昌(文王)受封西伯侯,實為西疆諸侯。商紂王邪惡暴戾,無法無天,令追求仁義與善德的姬昌與之不共戴天。牧野之戰,姬昌之子姬發(武王)親率戰車甲兵四萬一舉殲滅十七萬敵國大軍。戰爭以少勝多,既因商王失道寡助、人心背離,又因周君得道多助、車馬興隆。

再來探尋一下周人背后的當世。他們的先輩打西邊來,不稀奇,之前兩千年中,華夏祖先們源源不斷自西向東地遷徙過來。西夷、西戎、西域、西天是華夏往西之地的泛稱,近可指印度(古稱身毒或天竺)、伊朗(古稱大食、安息、波斯)、遠可指中東(以色列、亞述、巴比倫)及近東的埃及。亙古以來,西邊的這些地方堪稱人類文明發祥地、世界文明搖籃,為當世當代進步領先的標桿,具體表現在下面領域:1、城、城樓及郊野;2、國王與王宮;3、祭祀及法律;4、祭司、官僚(包括衛隊、宮廷、禮樂長官和史官等);5、軍隊與兵器(百夫長、千夫長、車馬鎧甲、刀劍矛盾、弓箭、甩石);6、冶煉工業(銅、鐵、錫、鉛鑄造)。如此這般,華夏文明所處第三個千年期,西邊仍然是世界思想文化、技術技巧、能人奇貨的集散地。

一旦周人得國,西邊的影響力在華夏放大,跨區域、跨民族的文明碰撞與融合鑄成新世代的文化主流。鉛,小亞細亞赫提鐵國于公元前十三世紀又一冶金發明,經亞述傳向巴比倫、傳向波斯、循著千百年來形成的遷徙之路傳到華夏,成就商朝甲骨文的字刻。當時當世某種新事物的傳播,所需時間比想象更漫長,但作為傳載人類文化的重要工具,那一“刻”是歷史長河中的耀眼瞬間。說文解字曰,船,從舟,鉛聲。周人把新造的“船”字澆鑄在銅器表面時,它所隱含的音位字義已與刀筆聯系一起。刀筆成就周天子禮行天下,“刀筆吏”以專事人文職能風云歷朝歷代。傳,甲骨文,形如某人專注地刻劃龜甲。船與之同音,二字是否也有音位意義的聯系?不可牽強附會,但遙想“船”在人類遠古史上的非凡作用,切不可小視造字人賦予它的傳承含義。

煙為火起,船為水生,人類遠古史上經歷過一次亙古未有之大洪水,“水勢浩大,在地上大大地往上長,方舟在水面上漂來漂去;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水勢比山高過十五肘,山嶺都淹沒了;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動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和爬在地上的昆蟲,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氣息的生靈都死了;凡地上各類的活物,連人帶牲畜,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了,只留下挪亞和那些與他同在方舟里的。”

所謂方舟,是挪亞用歌斐木預先造好的大船,“分一間一間,里外抹上松香;造法乃是這樣: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方舟上邊要留透光處,高一肘。方舟的門開在旁邊;分上、中、下三層。”折算下來,挪亞的船137米長、23米寬、14米高,相當于現代巨輪泰坦尼克號的一半體量。

洪水、方舟不會空穴來風。全世界有200多個關乎大洪水的傳說,從兩河流域新月地向外展開,中東、埃及、小亞細亞、希臘、意大利、俄羅斯、印度、中國、日本、泰國、北美、墨西哥及南美等地的史書和土著均有大水和大船的傳奇。

史載挪亞六百零一歲正月初一日,“撤去方舟的蓋觀看,便見地面上干了。到了二月二十七日,挪亞和他的妻、兒子、兒婦都出來了。”以長老年紀作紀年,是人類初期的記時歷法,挪亞和他的妻、三個兒子和三個兒媳自上一年的二月十七日進方舟到出船的時間共有355天。整一年的古船故事不可能人為編造,也不可能在后世忘卻,必定口口相告,代代流傳,成為世人造字、建俗、紀念的依據。

與西邊之地密切關聯的周人統宰華夏后,一者把部落的信念以“禮樂”制度確為治國之策;二者持續與祖上故土保持王室往來,其中周穆王姬滿(前976—922,在位 55年)的西游經歷最為豐富,西周太史為之刻有簡書《穆天子傳》記錄穆王多次西游的所見所聞。到東周時,用毛筆寫書的諸子百家們改寫《穆天子傳》 ,取名《山海經》 ,受制于時代局限和風氣影響,此經把《穆天子傳》中所述外族文化和異域場景非常地怪異華、妖魔化,故此缺乏完整、嚴謹和考研價值,雖傳閱至今,無法稱之經典。關于洪水《山海經·內經》載,“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于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后世《淮南子·覽冥訓》也有關于大洪水的記錄: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濫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概因年代漸遠,所記傳說皆失完備,無法與古代以色列部落首領摩西的洪水詳錄并論。

挪亞的船,傳也罷,誤傳也罷;信也罷,不信也罷,都難以否認大洪水中救了挪亞一家八口的船(船=舟+八口),曾經在上古世代的存在。
  • 回復1
請先后再發布回復
我的回復
正在努力加載...

贊過的人

舉報

請點擊舉報理由

彩神-首页